>>返回党委部门网站首页
文史资料
通知公告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资料 > 往事追忆
青山处处埋忠骨 何须马革裹尸还--记张自忠将军少尉副官、德州籍抗日英烈贾玉彬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08日 作者:张伟

  提起抗日民族英雄张自忠将军,可谓家喻户晓。但专门负责张自忠警卫事宜的少尉副官贾玉彬,却鲜为人知。1940年5月16日,他跟随张自忠在湖北宜城与日军激战9昼夜后,与将军共同壮烈殉国,与500余名同难官兵一起埋葬在湖北宜城十里长山。2013年11月20日,山东省人民政府正式行文,批准贾玉彬为革命烈士。

  1916年,贾玉彬出生在距德州城西五里地的五里庄村(原德州市陈庄乡五四村,现德州市运河开发区运河街道办事处五四村)。村子虽然不大,却已有500余年历史。村民们淳朴善良,和睦相处,习武之风颇盛。

  贾玉彬的父亲一生勤勤恳恳,老实巴交,平时除下地务农外,也兼做木匠活来养活全家。贾玉彬的两个哥哥贾玉水和贾玉章,也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从土里刨食的忠厚农民。贾玉彬从小就性格豪爽,嫉恶如仇,颇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之风,在本村孩子们心目中威望极高。尽管生活拮据,入不敷出,但父母并不想因时局的混乱而耽误孩子的前途。勒紧裤带,节衣缩食,想尽千方百计把贾玉彬送进私塾上学。贾玉彬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环境和机会,白天努力学习,夜间刻苦习武。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终于练就了一身能文能武的好功夫。

  1936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贾玉彬毅然投笔从戎,奔赴抗战前线,参加了驻防北平、由张自忠任师长的三十八师特务团手枪营。到部队后,由于表现突出,武艺超群,颇得长官信任和重用。“七·七事变”后,贾玉彬调任五十九军军长张自忠警卫员,跟随张自忠转战山东、安徽、河南、湖北等地抗日杀敌,先后参加过七·七抗战、临沂战役、台儿庄血战、徐州会战、武汉保卫战、随枣会战等许多著名战役。一直到张自忠将军升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和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后,贾玉彬始终跟随他担任少尉警卫副官。

  贾玉彬是天生的乐天派,为人真诚、善良、公正、厚道,人缘极好。在经济上与大家不分彼此,在生活上乐于助人,在工作上兢兢业业。1940年总部在湖北宜城驻防,有位中年妇女带着年仅5岁的孩子,千里迢迢来部队看望在手枪营担任班长的丈夫,当接待人员告诉她,她的丈夫已经在几个月前一次战斗中因日军飞机轰炸、不幸阵亡的噩耗后,这位家属如遭晴天霹雳,顿时昏过去。经抢救苏醒后号啕大哭,痛不欲生;幼小的孩子也哭喊着要爸爸,目睹此情,在场官兵无不动容,有的好言相劝,有的端茶递水,有关单位则马上为其办理抚恤事宜。贾玉彬看到这种情况,扭头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痛哭不止,难受了很长时间,这件事给战友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贾玉彬性情直率,说话开门见山,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一次,大家聚在一起聊天谈到鬼神这个话题,一位姓张的少校医官说:“鬼神这个问题,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贾玉彬立即反驳说:“我们说话办事,应该旗帜鲜明,应该信就信,不该信就不信,你这种既信、又不信的骑墙说法,简直连个立场都没有!”闻听此言,张医官顿时面红耳赤,表情尴尬。大家为缓和气氛,立即转移了话题。

  贾玉彬是个不怕天、不怕地的硬汉子。自参军以来,在历次战斗中,经常遇到日军飞机轰炸,但他从来没有进过防空洞,也从来没有到战壕或者其他有利地形隐蔽过。1938年冬,部队驻防荆门时,有一次十几架日军飞机前来轮番轰炸,其他战友们在指挥当地群众迅速进入防空洞或立即卧倒躲避的同时,自己也迅速卧倒躲避敌机。而贾玉彬却毫不畏惧地站在最高处,大声呼喊着指挥当地群众就地卧倒,对于从空呼啸而降、掀起巨大气浪的炸弹视而不见,睬也不睬,战友们全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事后,战友谷瑞雪对他说:“我们作战的目的,是要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消灭敌人,而你这样故意暴露自己是很危险的”。贾玉彬却掷地有声地回答:“臭皮囊早晚也得脱去,没有什么了不起!”。

  三、壮烈殉国

  1940年5月,日军为了控制长江水上交通,切断通往重庆的运输线,集结将近20万精锐部队,发起枣宜会战。张自忠将军本来率部防守襄河以西,当日军攻破第五战区第一道防线,直扑襄阳、枣阳时,身为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将军毅然率领第五战区三兵团三十三集团军总部、七十四师和军部特务营2000多人,于5月7日佛晓东渡襄河抗击日军。14日,双方在宜城附近与日军展开激战,日军以优势兵力对张将军所部实施包围夹击,张将军毫不畏缩,指挥部队向人数比他们多出数倍的日军拼死厮杀。正在部队集中力量,向西南方向之敌猛攻时,忽然在总部背后出现敌人枪声,子弹在上下左右嗖嗖飞过,手枪营营长杜兰哲判断是敌人在用小股部队进行扰乱,以分散我军进攻敌人的力量。就派方排长带领全排从侧面打击扰乱之敌。这时侯,贾玉彬突然向少校警卫副官马孝堂请缨说:“我要和方排长一同去,不消灭这股敌人誓不回来见你们!”马孝堂立即回答:“你不能去!我们不能到外围作战,我们有我们的任务!”贾玉彬闻听此言急的嘴冒白沫,大声说道:“什么外围内围,消灭敌人还能有错?你们不去,还不叫我去,坐在这里等着挨打,有什么意思?马副官求求你,让我去吧!”这时,张将军听见他们争执后过来说道:“马孝堂,敢于和敌人拼就是好样的,叫他去!”贾玉彬听到这话欣喜若狂,立即把手枪往腰里一插,抓过班里机枪射手的轻机枪,大声说:“我们走!”便同方排长一起带领全排战士,向敌侧飞奔而去。一刹那间,全体突击队员跟随着贾玉彬副官和方排长,向敌人发起猛烈冲锋,我方的机枪声、步枪声、手枪声响成一片,敌人的枪声顿时哑了!半小时后,贾玉彬和方排长带队凯旋而归,报称敌人已经弃尸9具,向西北方向溃退。

  5月16日,在湖北宜城长山西侧山麓,张自忠将军率领的1500余人被近6000名日军三面包围在南瓜店以北的沟沿里村。七十四师两个团和手枪营在张自忠将军的指挥下,从清晨与日军激战到下午,战斗异常惨烈。我军虽然伤亡惨重,但仍反复冲杀,拼死杀敌。突然,从西南方向百米处,有我军4名战士从一个山口退下来,张将军看到后,立即命令卫士谷瑞雪:“你去看看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如果装孬种,就地正法!”谷瑞雪接受命令后,立即向这几个溃兵飞奔而去,经询问得知,这几个人是七十四师郑团下属士兵,因班长阵亡,机枪手受伤而被迫退下。谷瑞雪马上对他们说:“总司令正在后面,赶快上去!否则杀头!”这几名士兵闻言,立即转身又向日军冲去。这时,贾玉彬怕谷瑞雪出事,也立即飞跑过来,见这几个战士又回去与敌人厮杀,他便向旁边战士大喊:“把机枪给我!”然后就利用有利地形向日军连续扫射,在我军两边阵地的交叉火力配合下,很快就把正面敌人击溃。贾玉彬把机枪还给机枪射手后,一边与谷瑞雪跑回张自忠将军身边,一边对谷瑞雪说道:“他妈的,我就不信日本鬼子厉害。要不是有警卫任务,我非亲手宰几个鬼子解解恨不可!”

  随后,张自忠所部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长山。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我军阵地发起猛攻,张将军所部人员伤亡急剧上升,战况空前激烈。张将军一直疾呼督战。激战至下午3时,天空下起了沥沥细雨,东山口守军大部战死,张将军本人也先后被炸弹炸伤左臂和右腿,只剩下数百官兵和十几名卫士作最后的奋勇抵抗。面对步步逼来、怪声吼叫的的大批日军,这些跟随张自忠多年的忠诚士兵表现出惊人的勇敢和顽强,他们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用血肉之躯将绝对优势之敌阻于山脚下达2个多小时。这时候,日军的炮兵阵地就设在对面的一个小山头上,距离张自忠将军的指挥总部大约1500米左右,用肉眼即可看见。总部周围硝烟弥漫,弹片横飞。突然,少校副官马孝堂大腿中弹,卧地不起。贾玉彬和崔永祥两人立即上前营救,却遭马孝堂严厉拒绝,他大声喊道:“要保护总司令,不要管我。这是命令!快去!快去!”话音未落,贾玉彬和崔永祥两人同时被掀起巨浪的炮弹击中,壮烈牺牲。随后,张自忠将军也壮烈殉国。

  战后,张自忠将军的灵柩由国民政府隆重安葬在重庆北碚梅花山。贾玉彬等500余名英勇牺牲的我军将士遗骨,则于1941年5月,由军队和宜城当地民众集中埋葬在十里长山,并在墓前立了名为《张上将同难官兵公墓记》墓碑。(张伟1)碑文中除记述了殉国将士牺牲经过外,500余人中有名有姓的牺牲将士仅有贾玉彬等12人。

  枣宜会战,张自忠将军率部重创日军,阻敌西进,并截断了日军后方补给线,彻底粉碎了日军进攻襄樊、威胁老河口的企图,使整个战局转危为安。

  四、批烈慰英

  贾玉彬牺牲时,年仅24岁,始终未婚。贾玉彬自参军以来,所在部队连年征战,一直到牺牲,他的家人也始终不知他的下落。

  1949年元月,张自忠将军唯一幸存的贴身卫士、时任傅作义部少校团副的谷瑞雪,参加北平和平起义后返回故乡河南省宜阳县。回乡后,谷瑞雪亲笔写了一篇题为《在将军身边的日子里》的纪念文章,详细记述了自己跟随张自忠将军浴血奋战、英勇杀敌,以及在参加枣宜会战期间,亲眼目睹张自忠将军和贾玉彬、马孝堂等人阵亡,自己身上三处负伤,提着一把手枪,从日军眼皮底下侥幸突出重围的经历,刊登在河南省宜阳县政协主办的文史刊物上。

  1982年4月16日,国家民政部正式批准张自忠将军为革命烈士。此后,与贾玉彬和谷瑞雪一起参加枣宜会战,并在湖北宜城《张上将同难官兵公墓记》碑文中留有名字的张敬少将、洪进田上校、李世昌中校、马孝堂少校等人经谷瑞雪出具亲笔证明后,也于1986年至1989年期间,先后被民政部门批准为革命烈士。

  由于谷瑞雪在多年担任张自忠将军贴身卫士期间,与贾玉彬感情极深,亲如兄弟。多年来,他一直有个强烈愿望,那就是务必找到贾玉彬亲属,让他们知晓贾玉彬的生前事迹和牺牲状况;同时在自己有生之年,为贾玉彬申请烈士称号。

  但由于年代久远,谷瑞雪仅仅记得贾玉彬生前曾对他说过,自己是山东德州城西五里庄人。于是,他亲笔书写了名为《贾玉彬烈士永垂不朽》证明材料,详细记述了当年自己和贾玉彬在一起生活和战斗,尤其是贾玉彬烈士的牺牲经过等关键证明情况,然后于1989年7月把证明材料邮寄到当时的德州市政协(现德城区政协)文史办公室,强烈要求为贾玉彬申请烈士称号。当这篇饱含战友之情的证明材料寄到德州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办公室后,政协领导非常重视,立即着手寻找贾玉彬的亲人。事有凑巧,时任德州市政协五届、六届、七届政协委员和德州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终生委员、年已75岁的德州造纸厂退休职工李孟才老先生,恰好就是建国前的德州市城西五里庄人,对贾玉彬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所以,当李孟才看到谷瑞雪的来信后,立即把消息告知了贾玉彬的两个侄子贾洪德和贾洪志。亲属们闻讯后都很激动。

  此后,贾玉彬的亲属们与李孟才和谷瑞雪等人一起,开始为贾玉彬申请批烈事宜。但由于种种原因,一是当时的政治环境所致;二是按照民政部门要求,申请批烈,必须要有两名以上亲历者出具证明。而为贾玉彬申请批烈,仅有谷瑞雪一人证明。此事慢慢搁置下来。

  一晃20年过去。2011年,贾玉彬的亲属们突然接到已经去世的谷瑞雪先生的儿子谷恒安的一封信,告诉他们贾玉彬埋葬在湖北宜城的十里长山,并邀请他们参加湖北宜城市政府举办的张自忠将军牺牲71周年纪念活动。(张伟 2)2011年5月15日,贾玉彬的9位亲属千里迢迢赶到湖北宜城,在十里长山500余名同难官兵公墓前的碑文上,找到了贾玉彬的名字。75年后,亲属们终于找到了自己亲人的埋葬地点。亲属们一起跪在公墓前嚎啕大哭,然后摆放供品、燃放鞭炮、焚香祭拜。

  从湖北宜城回来后,2011年8月,贾玉彬的亲属们又参加了在张自忠将军故乡——山东临清市政府举行的张自忠将军诞辰120周年纪念活动。在这次会议上,他们通过张自忠将军后人——民革四川省委张庆成主委的引荐,认识了民革山东省委主委、省政协副主席李德强,并向李主席提出了请求为贾玉彬批烈的要求。李主席对此事极为重视,当即要求德州民革组织全力协助贾玉彬亲属们办理此事。接到任务后,德州民革组织领导立即行动起来。由于关键证人谷瑞雪已于1993年去世,李孟才也于2000年去世,所以,为贾玉彬申请批烈的唯一关键证据,就是找到谷瑞雪亲笔所写并寄过来的证明材料。但是到了德城区政协一问方知,由于年代久远,二十多年前的德城区政协文史资料办公室具体经办人员早已更换,更何况要想在十几个文件资料柜里,找到20多年前放入的这薄薄几页材料,谈何容易。

  尽管如此,德州民革组织领导没有灰心。在详细说明有关情况,取得了德城区政协有关领导的理解和支持之后,经过一番长时间的艰苦查找,最后终于找到了这份极为关键的证明材料。拿到材料后,德州民革组织领导立即以德州民革组织名义,提交了题为《关于批准贾玉彬为革命烈士的提案》的党派提案,后面附上证明材料和在湖北宜城《张上将同难官兵公墓记》碑文中与贾玉彬一起留下名字的张自忠将军等人,被民政部门批准为革命烈士的通知书。

  德州市政协领导接到提案后,迅速通过政协提案办理渠道,以最快的速度交由德州市民政局办理落实。市民政局收到市政协转来的提案后也极为重视,不仅立即部署下属各级民政部门马上着手办理,还详细列出了各种需要补充的批烈材料清单。拿到清单后,德州民革组织领导又和贾玉彬亲属们一起,拿着谷瑞雪的亲笔证明材料,千里迢迢地到湖北宜城。在宜城市政协领导的全力配合下,顺利拿到了由湖北省宜城市民政局出具的《在枣宜会战中牺牲的贾玉彬是山东德州人》的关键证明材料。就这样,在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各级政协领导,以及湖北省宜城市政协领导的全力支持和积极配合下,经过我市各级政府部门的逐级审批和上报,山东省人民政府于2013年11月20日正式下达了鲁政函民字【2013】36号文件,批准贾玉彬为革命烈士。(张伟3)

  现在,这份批准贾玉彬为革命烈士的山东省政府文件,陈列在湖北省宜城市政府所建立的张自忠将军纪念馆里,与张自忠将军等人的英雄事迹一起,供来自全国各地和全世界各个国家爱好和平的人们参观和瞻仰。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进入后台

德州市政协主办

建议使用IE5以上 1024*768 分辨率浏览 Tel:0534-2231819